淋病卷土重来

文 袁越   2017-08-04 18:04:25

2017年7月7日,世界卫生组织在其官网上发布了一篇文章,用罕见的严厉口吻向全世界发出警告,曾经被人类有效控制的淋病经过一番改头换面之后卷土重来了。

这封警告书的主要内容来自世卫组织在全球77个国家所做的一项研究,这项研究统计了2009~2014年的淋病疫情,发现绝大部分国家的一线和二线抗淋病药物都面临着失效的风险。

更糟糕的是,世卫组织已经在日本、法国和西班牙各发现了一名对三线抗生素也产生了抗药性的淋病患者。换句话说,这三位淋病病人正面临着无药可用的境地,只能等待新药了。

淋病是旧社会比较常见的一种性病,其罪魁祸首是“淋病奈瑟氏菌”(Neisseria gonorrhoeae,又名淋球菌)。细菌最怕抗生素,自从人类发明了青霉素之后,淋病似乎被控制住了。但是,淋球菌是一种非常狡猾的病菌,逐渐对青霉素产生了抗药性,因此淋病的治疗方法一变再变,从青霉素变成了环丙沙星。这次世卫组织在77国所进行的研究结果表明,其中97%的国家里都已经有了不怕环丙沙星的淋球菌,第一道防线已经失守了。

二线药物阿奇霉素情况稍好,但世卫组织也已在81%的国家里发现了能抗它的淋球菌,第二道防线也将失守。目前仍然有效的就只有广谱头孢类抗生素了,包括口服头孢克肟和注射用头孢曲松等,但能抗这类抗生素的淋球菌也已在50多个国家里被发现了,因此世卫组织去年再次更新了治疗指南,建议医生同时使用阿奇霉素和头孢类抗生素,来个双管齐下。

据世卫组织估计,目前全世界每年新增7800万淋病病人。这个数字之所以如此之高,与淋病的两个特征有关:第一,虽然大部分感染了淋球菌的病人会出现腹腔或者喉咙疼痛,以及小便时有灼烧感等症状,但仍有一部分感染者不会表现出任何明显的症状,很容易被忽视。

第二,淋球菌最喜欢待的地方是生殖器、尿道、直肠和喉咙,因此这种病菌不但可以通过普通性交传染,也可以通过不洁性玩具、肛交或者口交传染。前几种方式虽然可以通过避孕套来预防,但后者则比较困难。多项民意调查显示,口交在性行为中所占比例越来越高,而且大多数人在口交时是不戴套的,因此口交已成为淋球菌传播的重要途径之一。

不过,人的唾液中含有能够杀死淋球菌的酶,只要病菌不直接接触喉咙,中招的概率是不高的。正因为这个原因,以女性为接受对象的口交风险较低,问题倒还不大,而以男性为接受对象的口交则有传染的风险,需要格外警惕。

世卫组织的警告在欧美社交媒体上引发了轰动,不少人惊呼此后再也不敢随便交换性伴侣了。但是,事情也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严重。首先,我们尚有最后一道防线,起码到目前为止这道防线只被攻克了三次,局面没有彻底失控;其次,有三种针对淋球菌的新药已经处在临床试验阶段了,希望在不远的将来至少能有一种药获得批准。

第三,今年7月10日发表在《柳叶刀》(Lancet)杂志上的一篇论文显示,一种本来用于预防乙型脑膜炎的疫苗对淋病也有预防效果。也许将来我们可以根据这一原理,研发出专门针对淋球菌的疫苗。

淋病的这次卷土重来给了人类一个警告,那就是千万别以为我们有了抗生素,就可以对传染病放松警惕了。病菌是很狡猾的,我们只有不断更新自己的知识,才能在这场人菌之战中占得先机。比如,要想有效地控制淋病疫情,我们必须通过宣传让公众意识到,这种病菌光靠避孕套是很难彻底防住的,如果一个人性伴侣更换得比较勤的话,必须养成定期去医院做检查的习惯。要知道,淋病患者即使没有表现出任何症状,淋球菌也会导致感染者不孕不育,或者生出有问题的婴儿。

上一篇回2017年7月第30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淋病卷土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