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王也曾莽撞少年

文 张斌   2017-08-04 18:04:30

2017温布尔登网球锦标赛男单决赛中,费德勒以3比0战胜西里奇获得冠军天王,似乎已经不足以表达费德勒的超凡脱俗,封神迫不及待,或已在仰慕者心中完成了,不同凡响的、伟大的人类体育大使、星球上最伟大的网球选手,不一而足。35岁342天,第八个温网冠军,第19次跃上大满贯之巅,“BELI20VE”尽在规划之中,明年仲夏再回温布尔顿,白衣飘飘,传奇再续。

巅峰之上,回看来时路,费德勒的万千感慨绝非仅仅是夺冠后的掩面而泣。与西里奇决赛前,他居然有心情将思绪回迁至遥远的2003年,14年前,第一次收获大满贯冠军。“2003年,真好像是几辈子前的事情,我梳着马尾辫,留着络腮胡,不管你怎么描述吧。一切都变了。”怒摔球拍,失败痛哭,曾经的莽撞少年,如今已是完美人生最大赢家。一路跋涉,1亿美元奖金,93座闪光奖杯。看台上,温暖大家庭,两对双胞胎儿女终于在幼年的记忆中完整存留爸爸的巅峰时刻。初为人父,费德勒曾被追问球场上的动力何在,答案脱口而出,要让孩子们亲眼看到老爸夺冠。

姐姐罗丝和莉娃,弟弟莱奥和伦尼偎依在妈妈米尔卡的怀抱中,幼小的他们在成长的岁月中,感知着父亲从16到17,从17到18,从18到19的一次次超越,也曾有漫长的等待,甚至有14个月,家中再没有添置过任何一座奖杯,时代似乎已经交由他人统率了。愈加的专注以及对于完美的不懈追求,让岁月的屏障被费德勒一次次破发成功,但步入这众人艳羡的完美境界,从人至天王终成大神的路上,与凡人一样,一路坎坷。

16年前,费德勒就在温网中挫败前朝天王桑普拉斯,一副大器将成的姿态,但第二年在全英俱乐部的赛场上即首轮出局。21岁,在费德勒成名期中贡献巨大的挚友兼教练卡特在南非的一次车祸中意外殒命,人生经历一次断崖式的挫折,各种颓废在所难免。“我真是费了很大的力气,度过了艰难岁月,才努力让自己的举止变得正常起来。对我而言,这是一次人生的约定。”费德勒如此回忆。大约在20岁时,费德勒即完成了对于自身网球哲学的清晰定义,要倾尽全力以优雅的风格和气度去赢得比赛,绝不向内心的恶魔屈服。这一人生信条支撑曾经的莽撞少年一路走过15年。

成熟怎会是一瞬完成,达成知行合一的历程才是值得玩味的人生。一场场比赛在磨砺着费德勒,让我们看看四大公开赛他的场次纪录,温网102场,澳网100场,法网81场,美网89场,即便千锤百炼,封神之人面对关键场次仍然会时常感到脚步沉重,呼吸急促,活像重回莽撞少年的躯壳之中。

不快乐,便没有所谓的传奇和纪录,费德勒精细地控制着自己的每一场上的动作细节,他因为自己的这份关注和在意而快乐,如果不再在意每一次挥拍,每一步奔跑的合理与完美,那将是一种很恐怖的感觉,网球的快乐也就随之流逝,冠军和完美的诱惑也无法将他留在网球场上。好在,这份最有价值的专注与快乐还都在。

36岁,中国人意义上的本命年将至,天王何时退位?这是一个不断被追问的话题。费德勒的回答角度如今只剩下一个,他会和家庭、妻子和孩子们认真讨论这个问题,大家都很快乐,还乐于一道收拾行囊,加入到巡回赛行列中,短则五个星期,多则六个,甚至七个。现在看,一切都不是问题,感觉还十分美妙。什么时候作为妻子和四个孩子的妈妈米尔卡说自己累了,那好吧!就让我们停下来吧。这是作为丈夫和父亲的选择,岁月很长,让快乐做主。

上一篇回2017年7月第30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天王也曾莽撞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