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 :我们赢,他们输?

文 宋晓军   2017-01-14 23:09:02

2016年12月,辽宁舰与数艘驱护舰组成编队,携多架歼-15舰载战斗机和多型舰载直升机开展跨海区训练和试验任务2016年12月27日,在美国媒体炒作中国航母首次穿越西太平洋第一岛链之时,美《华盛顿时报》发表了波士顿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名誉教授、胡佛研究所军事历史研究员科德维拉(Angelo M.Codevilla)的题为《当选总统应维持比承诺更多的力量》的文章。科德维拉认为,面对俄罗斯和中国的自信,今天美国的政策是无奈的。为此,他建议特朗普接任总统后应该秉承里根在“冷战”期间的外交政策名言:我们赢,他们输。同时,科德维拉还建议特朗普用“一个中国原则”迫使中国拆除在南海“人工岛礁”。看到这,很多人自然会想到这样一个问题:特朗普能接受科德维拉给他的建议吗?

毫无疑问,科德维拉给特朗普的建议是建立在美国大幅增加军事实力的基础上的。为此不妨先对照一下共和党里根政府执政8年与民主党奥巴马政府执政8年中的一些军事开支数据。根据美国国防部审计局公布的《2017财年国防预算绿皮书》中的数字显示(以2016年美元计价算):里根执政期间的美军操作与维持费用(O&M)从1981财年的555.51亿美元上升到1988财年的816.29亿美元,增幅约为47%;而在奥巴马执政期间美军的O&M则从2009财年的2715.64亿美元下降到了2016财年的2453.57亿美元,降幅约为9%。再看武器装备采购费用(Procurement)的变化,里根执政期间美军的Procurement费用从1981财年的480.25亿美元上升到了1988财年的800.53亿美元,增幅约为66%;而在奥巴马执政期间美军的Procurement费用则从2009财年的1354.38亿美元下降到了2016财年的1189.94亿美元,降幅约为12%。

看了这组数字之后,再来看里根时期大幅增加军费开支的代价。根据Snopes网站2016年6月23日的一篇题为《谁增加了债务?》一文统计,从里根1981年1月就职到1989年1月卸任,联邦债务总额从8480亿美元增至2.698万亿美元,增幅为218%;而奥巴马在2009年1月20日接任总统时联邦债务总额为10.627万亿美元,到他2017年1月20日将权力交给特朗普时,即便联邦债务总额以20万亿美元计算,增幅也不到90%。事实上,美国相关机构和学者对特朗普上任后增发联邦债务空间有限已发表了多篇论证文章,而美国国防部副部长近期也表示,未来5年的军费缺口约为1070亿美元。但考虑到目前中国军力与美国军力的实际差距,以及之前特朗普刻意制造的“电话门”和近期其智囊有关“绝不会坐视大陆在任何情况下对台动武”的表态,也不排除特朗普会出于一个商人的直觉,在整合了现有的军事资源后(如尽量压缩F-35等先进武器采购价格),用台湾问题作为本钱尝试着玩一把“风投”。而奥巴马在2016年12月23日签署的含有“美、台高层军事交流”内容的《2017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似乎多少也为这个“风投”增加了一些可能性。

最后我想说的是,我并不能证实2016年最后10天里频繁现身国内媒体的中国军队的轰炸机和航母编队是为防止特朗普上任后玩“风投”的一种应对,但可以注意到中国海、空军力在2016年最后的这一次频密和强势亮相,还属于一种军种主导下的常规演训行动。按照2016年1月军方公布的国防和军队改革时间表,2017年初军方将基本完成“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阶段性改革任务。届时理论上军方就可以组织实施在战区统一指挥和协调下的各军种联合实战部署了。从这个意义上说,如果2017年特朗普上任后真要兑现“我们赢,他们输”的外交政策建议,那对于几十年来都没能认真地进行过“大改革”的中国军方而言,不妨可以说是一种来自外部的促进改革的压力。

上一篇回2017年1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2017年 :我们赢,他们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