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世界的思维工具

主笔| 薛巍   2017-04-02 21:58:27

概念是我们认识世界的基本工具,但并非所有概念都是平等的,有一些科学新概念特别能够让我们变得更聪明,如帕累托法则、随机性。

美国出版人约翰·布罗克曼

《那些科学家们彻夜忧虑的问题》年度大问题的100多种解答

美国出版人约翰·布罗克曼自称“知识经纪人”,1981年他成立了一个“现实俱乐部”。该俱乐部的座右铭源自艺术家和哲学家詹姆斯·李·拜尔斯的一句话:“为了抵达世界知识的边界,就要寻找最复杂、最聪明的头脑,把他们关在一个房间里,让他们互相讨论各自不解的问题。”1996年,布罗克曼创办了Edge(边界)网站。

约翰·布罗克曼说:“Edge发布的观点代表着诸多领域的前沿,比如进化生物学、遗传学、计算机科学、神经学、心理学、宇宙学和物理学等。”20年前,Edge发起了一个名为年度问题的项目,提出一个问题,然后找100多个杰出人物给出简短的回答,受到邀请的都是“卓越的人物和伟大的头脑——科学家、艺术家、哲学家、技术专家和企业家,他们都是当今各自领域的执牛耳者”。其中包括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斯蒂芬·平克、英国科学家道金斯、英国天文学家马丁·里斯、麻省理工学院教授雪莉·特克尔等。

2017年是Edge“年度问题”20周年纪念,今年的问题是:“哪个科学术语或概念应该被更广泛地了解?”2016年的问题是:“你认为近来最有趣的科学新闻是什么?它为什么重要?”20个大问题中11个将出版中文版,包括2015年的“如何思考会思考的机器”、2014年的“哪些科学观点必须去死”、2013年的“那些科学家们彻底忧虑的问题”、2011年的“那些让你更聪明的科学新概念”。20年间,比较有意思的还有2005年的,“你认为什么是真的虽然你无法证实?”2002年的最自由,“你的问题是什么?为什么?”

英国小说家伊恩·麦克尤恩平时很关心科学问题,他也曾应邀回答过年度问题。他评价说:“Edge心态开放、自由散漫,并且博识有趣。它是一份好奇之中不加修饰的乐趣,是这个或生动或单调的世界的集体表达,它是一场持续的、令人兴奋的讨论。”

2011年Edge的年度问题,“什么科学概念能提高每个人的认知工具包?”出版合集时的书名叫《那些让你更聪明的科学新概念》。《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戴维·布鲁克斯说:“这本书明确地给大众提供更容易理解世界的思维工具。此书中的大多数文章都与元认知相关,即关于我们如何思考的思考。如果你是一个领袖,或从事其他一些需要思考世界的工作,这些思维工具都会让你如有神助——它们能让你在当下更好地理解世界,并更加准确地了解自己的认识局限和偏见。”

回答者提供的概念有些特别专业,如“变动基线症候群”“维克效应”“二象性”“随附性”,有的是普通人熟知的,如“天无免餐”、基本概率、因果关系,但回答者也会迫使人们重新思考这些概念。计算神经学家特伦斯·谢诺沃斯基说,十进制能帮助人们理解世界:人的一生有10的9次方秒,我们的大脑里与10的15次方个突触(如果大脑中的每一个突触是1美元,整个大脑的财富能支撑10年的全球经济),太阳还能发光10的17次方秒。

另一个跟数字有关的概念是帕累托法则:一个整体中位于顶端的因素的重要性远远超过排名第二的因素。如the在英语中出现的频率最高,是排在第二的of的出现频率的两倍。因此不能认为狂热“粉丝”和一般用户在使用社交网络时做着同样的事情。

心理学家亚当·奥尔特说,人脑会受外部环境的影响。“如果男人穿上红色的外套,对女人的吸引力会稍微变大;如果女人的照片镶上红色边框,她们对男人的吸引力也会增大。在低阶物种中,红色同时代表了浪漫和占有,这也同样适用于我们人类……下雨天会让我们内省和思考,因此也强化了我们的记忆力。如果人们正捧着一杯咖啡的话,他们对陌生人的第一印象会更好。如果人们感到被社会排斥,他们感觉到的气温会偏低。”

命名游戏、人类世思维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生物科学系主任斯图尔特·法尔斯坦指出,命名游戏是一个需要注意的陷阱。在科学中,我们通常会认为命名即驯化。即使那些杰出的科学家,也总有人会犯一个低级的错误,那就是认为仅仅贴标签就能从某种程度上增加我们对某种现象的理解和阐释。以为知道名字就是了解现象,这就犯了命名谬误,错误地相信标签本身就是释义。

法尔斯坦举了一个命名谬误的例子:本能。长久以来我们都认为母鸡孵蛋和啄食是本能。但是在20世纪20年代,中国心理学家郭任远发现,为了让胚胎适应在蛋壳中的生长,它的脖子会弯曲到胸前,恰好包住心脏。一旦心脏开始跳动,鸡的头部就会随之上下运动,这和啄食的动作一模一样。因此,小鸡看似神奇的啄食本能在鸡蛋孵化过程中就已经练习了一个多星期了。同样,在医学中,医生常使用一些专业术语,也只是描述了症状,比如帕金森氏病,指患者会行动变缓,至于其病理一点也没说。

英国雷丁大学进化生物学教授马克·佩奇尔指出,要认识到知识就是假设,真正的知识很容易被误解或者反事实,最重要的是,它从不可能被精确地获得。比如,在巴黎赛弗尔的某个玻璃盒子里有一块金属,它是国际单位制千克的度量衡。根据定义,它的重量就是1000克,但神奇的是,它从来没有两次测重结果是一样的。当它不足1000克的时候,你在杂货店买东西就亏了;当它超过1000克的时候,你就赚了。有很多事物很难被测量。智力应该怎么衡量?食肉过多导致癌症的概率是多少?减肥的最佳方式是什么?如何才能戒烟?3D眼镜是否会损害儿童的眼睛?什么样的刷牙方式才是最好的?知识不可捉摸的本质让我们明白,应该在理解和使用时更加小心,应该同时包容和质疑他人的答案。我们要谦逊谨慎地对待科学结论。

心理学家丹尼尔·戈尔曼认为,人类世思维很重要,我们的星球从地质学所谓的全新世进入了人类世,但我们的大脑还只是进化到了全新世的水平。我们没有器官能直接感受人类世的危险——它们总是太小或太大,以至于我们无法感知到。荷兰大气化学家保罗·克鲁岑首创了人类世这一概念,但在文化界没有产生广泛影响。谷歌搜索中,人类世的搜索结果远没有安慰剂的搜索结果多。

美国康奈尔大学心理学系的戴维·皮萨罗说,人类的大脑是一种神奇的模式识别机器,我们能揭示各种事物、事件与人类之间隐秘关系的机制。但我们有时会犯“模式妄想症”,误以为自己找到了什么模式:迷信的运动员会把一双袜子和胜利联系起来;父母会因为认为疫苗会导致疾病而不给孩子接种;科学家会用乱糟糟的随机数据验证假设;成千上万的人之所以认为他们的音乐播放软件的随机播放功能坏了,是因为他们把某种虚假的巧合视为有意义的联系。

上一篇回2017年3月第1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理解世界的思维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