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巨婴

文| 阿之 图| 谢驭飞   2017-04-02 22:31:31

宋依又消失了。她在所有的社交媒体上拉黑了我,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相信她不会去寻短见,她没那勇气,也不具备那样的计划性和执行力,只是她每一次的消失,都伴随着寻短见的悲壮与决绝。

我与宋依相识于一个创意笔会上,确切地说,是笔会创始人所举办的桌游聚会。离目的地不远处她喊出了我的网名,社交媒体上模糊的头像照,竟能给她留下清晰的印象。她问:“你自己来吗?”我点头。她说:“我是外公带我来的,但他没出地铁站,所以出了地铁口后,我又迷路了。”我愕然,因为她的样子已经远远超出了需要外公带路的年纪。许久之后才恍然大悟,大概是长期离群索居的封闭生活,让她对任何的外界刺激都比其他人敏感,所以她能清晰地记住每一条微不足道的外界信息,比如网友模糊的照片;有时别人不经意的一句调侃或玩笑,都能为她带来莫大的伤害。

那天来了10个人左右,两张桌子拼一起正好坐满一桌。玩了两盘“三国杀”和一盘“狼人”后,宋依说这两个游戏规则太复杂,自己记不住。“没事,那咱玩杀人游戏吧。”组织者似乎早有准备,取出一副扑克牌。宋依抱歉而羞赧地笑着,她成了当天杀人游戏的最大赢家。

后来我们又玩了好几次杀人游戏,只不过不是“面杀”,而是“版杀”——我们都混迹于同一个贴吧,每次在贴吧里玩杀人游戏,宋依都是玩得最尽兴的那个,伴随着她在杀人积分榜上的排名一路走高,成正比的是她吐露的心里话数量。她说她有一段长达7年的网恋,目前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只是双方隔得太远,这段恋爱遭到了父母的反对。“你们见过面吗?”吧友问。“没。”她答。“那现实生活中你谈过恋爱吗?”“从没。”但她的坦诚似乎没换来多少敬畏,没多久后,她在贴吧里多了个外号叫“阿宅”。

宋依说她从小就热爱文字,憎恨数字,很早就有了当作家的梦想。“除了写作,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些什么。”我问她打算写些什么,她说:“你去网文站点上搜索我的笔名就看到了!我已经发表了两部长篇。”她的语气是少有的自信,我也在她的小说里知道了“宋依”这个笔名的来历——那是把她迷得五迷三道的韩剧的女主角名字,她那段长达7年的网恋屡次无疾而终,最终让她下定决心结婚,是因为她发现对方长得很像那部韩剧的男主角。

她大学就读于离家不远的继续教育学院,过的是走读生活。毕业之后也没出去上班,天天追剧、写小说。有一天她突然说,她决定去接触社会,去面包店上班。上班的第一天,便遇到了她的真命天子。“他开车来我们店里买吐司,我偷拍了他的车牌,去人肉一下,看能不能搜出什么。”她最后一次告知我她的动态是她辞职了——因为主动追求顾客而遭到了同事的嫌弃。再后来,她的人人网账号注销,微博关注的人数也变成0了。

本栏目投稿信箱:mensula@sina.com

上一篇回2017年3月第1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消失的巨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