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教育家的阿加西

文| 张斌   2017-04-02 22:31:38

阿加西在给孩子们上课出版于10年前的阿加西自传——OPEN,堪为经典,值得玩味。至于说,OPEN找到什么样的中文词语对应,见仁见智,“公开”之意,对应网坛巨星罕见地解剖心灵,而仔细读过,也许你会愈加认同“开放”之说。传主近来在采访中,带有哲学意味地描述20年前如日中天时的孤寂,以及一度对自己从事运动的痛恨,让人不禁再一次感慨,超越胜负的最终是正常的内心。

自传中,阿加西写到儿时记忆里,大多是父亲的嘶吼,重要的事情何止说上10遍,终日在耳边是“用力!用力!再用力!”“巨龙在施压,速度和力量不断加码,无力回击,而父亲希望我能够打败巨龙。”巨龙,一台发球机的名字。那是1977年,在拉斯维加斯,7岁的阿加西,在巨龙面前左右奔跑着,酸痛的双臂好似就要折断,父亲在球网的对面吼叫着,小阿加西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一切何时才能结束呢?每一次的回击之后,等来的都是更有力的回击。

40年后,再回忆起这些的阿加西已经是8个大满贯赛事冠军的拥有者,与“玉女”格拉芙走在白头偕老的人生路上。阿加西的父亲曾在奥运会上为祖国伊朗拿到过拳击金牌,自信满满,如今已是86岁高龄。一次与儿子驾车出行,突然说道:“这一生,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重来,我只愿意一次改变,那就是当年该让你练棒球或者高尔夫,你会拥有更长的职业生涯,也能挣更多的钱。”阿加西沉吟着,笑了笑,加速,汇入到快行道的车流之中。

年近半百,阿加西的人生体悟自然流淌,如果你未曾被打碎,也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你清晰地可以看到我的伤疤,那是让我可以重新生活的关键。在这项运动中,你不可能受伤而不留下伤疤。它不曾痊愈,但那就是你自己。自传里写得很清楚,轻狂不羁,毒品叛逆,长发飘飘和奇装异服不过是外表的符号而已。1996年,阿加西登上世界第一宝座,悲剧随即在最成功的日子里发生了,他自感与运动失去情感联络,自我闭锁。成绩再辉煌,也医治不了对于网球和周边深深的怨恨。原本以为世界第一的头衔会填补内心的空白,但依旧感觉空虚,每天都好似电影《土拨鼠日》里的情境,一日复一日,毫无二致,最糟糕的时候,就是拒绝训练和比赛,投入到药物营造的虚幻之中。

青春留不住,如今回首,阿加西认定是缺乏教育、缺乏选择,才让他曾经闭锁自己,人生再来一次,父亲也不会将他的球场变成教室。从2001年,31岁的阿加西开始下定决心,创办教育基金兴建学校,救赎更多的孩子。热心的投资人十几年来一直潜心培育,教书育人从容不迫,已成榜样。过往三年半,阿加西总计募集了6.5亿美元,准备继续新建79所学校。16年前新建的第一所学校目前在校生达到1200人,全国学生总数达到3.8万人,未来还会有进一步增长,网球名宿如今已是众人敬仰的教育家。

教育家依然醉心于网球,创建了在线网球教育,花上10美元就能轻松开始网球之旅。教人打球,传达网球哲学,阿加西对此乐此不疲,他希望能让各个层级的网球参与者都明白,进步不仅仅要用胜负去衡量。对于每一个孩子,没有教育,也就没有了希望,没有了选择,那就没有了打破人生颓势的可能。只有意识到了这些,阿加西才发自内心感念自己所从事的运动,网球成为他生命中的最好依傍。1999年,阿加西再回世界第一,其中的身心苦痛超乎以往,但他收获了一条人生法则,规划好你的工作,严格按规划去实施,这将是一生中内心里的颂歌。

上一篇回2017年3月第1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作为教育家的阿加西